鹿港文化(601599.CN)

影视业漫漫苦疫:1.23万家企业等不到复工复产

时间:20-06-24 04:38    来源:金融界

“2020年,影视业真的是太艰难了。”这是影视业目前的真实写照。

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走访了多家影院并采访了多位影视从业者发现,院线暂停营业、制作大多停产、融资越发艰难、企业不断退出,整个影视产业链几乎陷入冰封。

而作为行业排头兵的影视类上市公司情况亦不乐观。据统计,Wind影视概念板块中共有30家上市公司,2020年一季度亏损公司达20家,占比近七成。其中,多家公司已经连亏两年,今年一季度还在继续亏损,面临退市压力。

面对困境,卖房卖画、转卖股权、引入国资……影视上市公司和实控人掀起“自救行动”。原本复工有望,无奈疫情反弹,疫情重挫下的影视行业路在何方?

影院关门150余天

今年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影视行业按下了“暂停键”,影视业无疑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根据疫情防控要求,自2020年1月24日起院线电影陆续撤档及调档,如今距离影院关门已有150余天,是停业周期最长的行业之一。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日走访了深圳、北京的多家影院发现,目前线下门店均处于完全关闭状态,现场也没有留守的工作人员。记者又拨打多家影院的工作电话均无人接听,部分甚至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相比之下,具备国资背景的影院压力可能相对小些,但是日子也不好过。由于疫情防控要求,北京西单地区一家国资电影院已经暂停营业近半年。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暂停营业期间,电影院也推出了一些“自救”措施,比如低价外卖一些冰淇淋和食品,但这也是杯水车薪。

一名电影院负责外卖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外卖的收入很少,电影院现在很艰难,不能正常营业。“我们的同事大多放假在家,只拿基本工资,若不是国企,可能已经倒闭了。”

近日,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在会议上强调,要加强易聚集场所的防疫工作,与此同时,电影院、KTV等密闭式文娱场所暂不开放,影院开放又将面临重新规划。

而这些只是影视“寒冬”的一个缩影。整个影视产业链,从内容方到制作方,再到发行方无不感受着阵阵寒意。

6月初,博纳影业集团官微宣布博纳影业副总裁、资深电影人黄巍于6月10日凌晨去世,享年52岁。尽管并不能确定这是否与行业境况有关,但这一消息引发了人们对影院停摆已久的感慨。导演贾樟柯通过微博发声:“行业之悲”,并呼吁“影院该复工”了。

“疫”发艰难

影视“寒冬”不是一两天的事, 2018年税务风波、明星高片酬限价、收视率打假、监管政策频出、开机率骤降、资本退潮等一系列事件集中爆发。疫情影响下,2020年影视业更是雪上加霜。

慈文传媒副总裁兼董秘严明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过去几年,视频网站跑马圈地争夺流量和内容的同时,大量的外部资本涌入催生了一大批公司低门槛进入行业,影视公司数量激增。而过度分散的市场格局导致产能过剩、内容同质化严重,资源利用效率低,恶性竞争抬高各环节的价格。在政策及市场的双重调控下,影视行业近三年都在持续调整中,倒逼行业加快供给侧的改革、加速制作方的洗牌,行业向高质量方向发展。

行业深度调整叠加疫情影响,影视公司迎来“关门潮”。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截至6月19日),从事与影视相关的公司中,有1.23万家公司注销或吊销。

“受疫情影响,全国影院暂停经营,直接导致影视公司进一步陷入危机。每家影视公司原因不尽相同,但大部分是因为大规模的过度扩张所致,导致现金流紧张。”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

而这些从业绩上可以很直观地看出,据统计,Wind影视概念板块中共有30家上市公司,2020年一季度亏损公司达20家,占比近七成。其中,华谊兄弟、唐德影视、*ST当代等多家公司已经连亏两年,今年一季度还在继续亏损。这意味着,如果2020年不能扭亏为盈,上述公司将面临退市压力。

“疫情的到来让院线停滞了大半年,不但没有收入还有硬性支出成本,但这并非引发影视‘寒冬’的根本原因。影片主要依靠票房收入这种单一的盈利模式是影视行业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

国资出手

面对种种困境,影视上市公司和其控股股东们抛出卖房卖画、卖股权、增发、易主 、转型等各种自救大招,其中民营影视上市公司引入国资纾困成为一种新趋势。

不久前,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以2.2亿港元出售其在香港的豪宅引发业内关注。据了解,王忠军此前还卖过艺术品。2019年8月,王忠军曾表示,“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来解决自己的流动性问题”,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不仅如此,华谊兄弟还宣布引入国资、互联网巨头等战投定增“补血”。今年4月29日,华谊兄弟发布定增公告,拟募金不超过22.9亿元,募集资金总额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发行对象为阿里影业(港股01060)、腾讯、山东经达等九家公司。这其中,山东经达是济宁国家高新区直属全资国有企业,为国企背景。

华谊兄弟可以说是影视上市公司自救的典型范本。除华谊兄弟外,万达电影、*ST当代等影视公司近期也纷纷发布再融资预案,融资用途均以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为主。

此外,引入国资纾困也成为了不少影视上市公司的选择。近期唐德影视和北京文化纷纷宣布将易主国资。5月26日晚,唐德影视宣布,控股股东吴宏亮正在筹划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事宜,交易完成后将易主浙江广播电视集团。

更早之前,2月11日,北京文化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拟将其所持公司15.16%股权进行转让给文科投资牵头搭建的投资并购平台或指定的第三方(收购方)。据介绍,文科投资是北京市文投集团旗下的投资平台。若转让成功,这意味着北京市的国资平台将正式入股北京文化,华力控股将不再是北京文化的第一大股东。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近年来民营影视上市公司引入国资的案例不断增多。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国资入股的A股影视公司有近10家,其中易主国资的案例不在少数,包括*ST当代、鹿港文化(601599),慈文传媒、*ST中南、北京文化和唐德影视等。

国资入局后情况如何?

一个鲜活的样本或许可以提供参考。2019年底,慈文传媒发布了关于公司股东股份转让暨控股权转让完成的公告,这意味着慈文传媒已经正式易主江西国资。2019年,慈文传媒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同比增长115.05%。

公司副总裁兼董秘严明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江西省出版集团和华章投资为公司发展积极赋能,在公司的组织架构、管理体制、品牌建设、激励机制以及资金配套等多方面进行了规划及调整,激发公司经营活力,保障项目稳步落地。

路在何方?

疫情对影视产业的影响是巨大的,但也是短暂的。短期来看,复工复产、政策支持等或是影视行业走出困局的有效措施。长远来看,影视行业未来的发展路径如何?

在严明看来,影视行业经过一轮快速出清和集中调整之后,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有利于行业资源的整合和产业效率的提升,建立起更加稳固的产业基础。“影视行业得以持续发展的核心驱动力,是人们对好故事的渴求不变,对文娱精神消费的需求不变,对优质内容付费的习惯养成。”

“未来几年,政策端一系列监管措施和实施细则的落地执行,行业迎来稳定规范的发展环境。产业端,to B的头部内容的价值与成本将得到合理匹配,to C的分账业务有望打开内容的盈利空间。此外,随着长短视频平台的交叉融合,以及5G技术的新应用,更多形态的内容产品及其IP的衍生产业发展,增量市场空间可观。”严明说。

宋清辉向记者表示,疫情对影视行业尤其是影视公司的院线产业影响巨大,导致许多中小型影视企业命悬一线。在此背景下,或将加速行业洗牌,但对整个行业并非坏事,一些粗制滥造作品的中小影视公司或会倒闭一批,倒逼行业产生高质量的作品。有了这些高质量的作品,影视公司的出路将越发明晰。

“疫情对影视行业的冲击属于极端情况,未来影视公司盈利模式会更加多元化,比如私人影院等小众化的形式等。”盘和林认为,在数字化时代,影视公司可以加强线上和线下的融合,促进数字化转型,拓宽盈利渠道,比如有些影视公司通过跟今日头条这一类的线上合作,就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转型升级加速

凡事都有两面性。疫情使得原本风雨飘摇的影视行业更加艰难,同时也倒逼行业加快转型升级的步伐,影视行业新生态凸显。

“疫情打乱了影视行业原本的工作节奏,但疫情期间的‘宅经济’也看到了用户对优质内容的旺盛需求及消费潜力,多部电视剧收视率破1,爱奇艺、芒果TV等平台甚至因观看人数过多导致‘系统崩溃’的现象。”慈文传媒副总裁兼董秘严明向记者表示。

5月7日,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三家视频网站与六大影视制作公司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团结一心共克时艰行业自救行动的倡议书》。9家公司倡议影视剧拍摄制作不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内的短剧创作,支持多拍良心剧、口碑剧、精品剧。“自救”倡议书背后,是影视创作生产从规模效应向质量提升的变革。

其次是观影和放映模式的变革。一批院线电影因无法放映转战线上,电影放映或迎来线上线下并行的时代。

今年春节,《囧妈》在头条试水,成为国内首个春节档电影在流媒体平台上首映的院线电影。3月20日,头条系再次全网首播院线电影《大赢家》。5月,电影《空巢》选择与短视频平台合作,10日起在快手短视频平台独家上线。

姑且不谈未来线上放映普及存在的一些难点,可以肯定的是疫情对人们生活习惯的改变是巨大的,“宅经济”下的线上放映是人们更容易接受的一种方式。

另一端,不少互联网平台纷纷加码院线电影,如抖音、快手、爱奇艺等,短视频平台也在强势崛起。

与此同时,不少影视上市公司也纷纷宣布布局行业“新生态”。如*ST当代董事长施亮近日在路演时表示,公司全资孙公司当代陆玖目前正在与抖音、快手、淘宝、腾讯等平台开展合作,为客户提供短视频广告拍摄、信息流广告投放、优化等多元化解决方案。

“长短视频交叉融合的发展趋势下,慈文传媒在坚定主打影视精品内容的同时,也在加大C端分账内容的投入,并将积极探索更多形态的内容产品(短剧集、季播剧、微综、互动剧等)及其商业模式的变现,力争在增量市场拓展盈利空间。”严明向记者表示。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在今年一次采访中表示,将重点布局线上娱乐,会寻求院线电影的上线播出。未来,华谊兄弟可能在进攻网络内容市场的道路上跑得比以往更快,并有望实现老牌影视机构的更大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