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文化(601599.CN)

捆绑明星翻车致两年跌去九成市值 唐德影视欲借国资入主翻盘

时间:20-06-04 07:10    来源:和讯

作者: 陈汉辞

2015年2月17日,农历马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十家新股挂牌深交所。仪式现场,鲜少同台露面的范冰冰和赵薇以唐德影视(300426.SZ)股东的身份致辞。有了两位超级明星的加持,唐德影视股价一度涨至201.96元,最高市值达150亿元。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为唐德影视创造4.66亿元的营业收入后,后者又斥巨资打造《巴清传》。但谁也没想到,2018年,男主角高云翔被控性侵,女主角范冰冰又陷入税务风波。

这直接导致《巴清传》未能如期播出,让孤注一掷的唐德影视惨遭灭顶之灾。当年,公司巨亏9.27亿元,2019年继续亏损1.07亿元。今年4月,唐德影视市值跌到17亿元谷底,较最高峰时几乎跌去九成。

受疫情影响影视行业回暖缓慢,唐德影视很难扭转一季度亏损的局面,如果持续亏损,恐难逃退市命运。

6月1日晚间,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浙江易通、东阳聚文拟受让吴宏亮所持4.08%公司股份,同时吴宏亮不可撤销将其所持公司剩余8.87%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且浙江易通、东阳聚文拟现金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1.26亿股新股,占发行前总股本30%。

至此,唐德影视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浙江易通,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受此消息影响,唐德影视6月2日迎来涨停,报5.53元/股,总市值23.17亿元。

“国资控股影业传媒公司,还是看中唐德影视对影视项目的运作能力。基础扎实的影视公司并不多,回升的空间有多大,不好预判,最重要的是解决两大问题:一是库存项目,二是新项目运作。”一位对唐德影视熟知的金融人士表示。

捆绑超级明星的风险

在金融市场上,投资者看好一家公司的诸多原因中,创始人的综合能力是至关重要的。

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吴宏亮,曾在中影集团电影合拍部及世纪英雄电影投资有限公司担任领导职务,其间,带领制作团队参与制作了多部精良的影视剧作品,如捧红一众明星的《像雾像雨又像风》、红极一时的青春剧《十八岁的天空》、经典大戏《汉武大帝》等。

2005年,吴宏亮创立唐德影视,参与制作的作品更加多元化,既打造了一系列主旋律作品如《永不消逝的电波》《光荣大地》《花儿与远方》,也制作了一批关注社会现实的佳片以及年代戏。

不可否认的是,与范冰冰的捆绑是唐德影视最大的“赌注”。

2007年,范冰冰与华谊兄弟(300027,股吧)合约到期,自组团队成立了范冰冰工作室。此后几年,范冰冰主演的影视项目背后都不乏唐德影视的影子。

但有影视界人士认为,吴宏亮的精明在于“捆绑”超级明星,范冰冰与吴宏亮更是彼此的贵人,这是许多中小影视公司十分羡慕的,因为从长远看,影视公司成长还是要靠人,一般公司很难做到这种紧密绑定。

财报显示,《武媚娘传奇》在2014年为唐德影视贡献的销售收入为2.68亿元,占当年公司总收入的71.51%;2015年实现营收5.37亿元,其中1.9亿元又来自《武媚娘传奇》二轮及之后的销售收入。借助该剧,唐德影视拥有了范冰冰独家电视剧代理、非独家电影代理权,并按照影视剧收入的10%提取演艺经纪代理费。

彼此双赢的路上,二者的捆绑也变得更紧。2016年,唐德影视拟现金收购范冰冰及其母亲张传美持有的无锡爱美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合计51%的股权。但双方未就重组事项达成一致,终止了筹划资产重组。

虽然深度“绑定”范冰冰未果,但唐德影视在范冰冰的影视项目上不惜血本,《巴清传》投资成本就是《武媚娘传奇》的两倍。但2018年,两大主角相继出事,唐德影视业绩也被拖累。

2018年唐德影视的归母净利润亏损达9.27亿元,当年其对《巴清传》形成的5.99亿元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4.96亿元;2019年营业收入更出现罕见负值,为-1.15亿元,其归母净利润为-1.07亿元。唐德影视在业绩快报中解释称:主要是受到《巴清传》项目营业收入冲回的影响,本期其他业务确认的收入金额不足以抵消《巴清传》营业收入冲回带来的影响。

就这样,一部《巴清传》拖累了上市公司两年的业绩。

能否“救活”存疑

对于《巴清传》能否上映,上述金融人士认为,无论能否上映,唐德影视的价值该如何体现,是需要一些时间去处理的。毋庸置疑的是,国资的到来给了影视行业更多的扶持资金,与此同时,新力量的注入也带来了新的变量。

今年以来,已有3家民营影视公司联姻国资。2018年至今,国资入股A股的影视公司有近10家。这些公司大体通过两种方式进行股权转让,一种是让国企成为第一控股人,比如慈文传媒(002343,股吧)。该公司去年发布停牌公告称,董事长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将所持15.05%股份转让给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全资子公司华章投资,意味着慈文传媒最大控制权交到了国企手上。

另一种是转让上市公司部分股权,华策影视(300133,股吧)2018年12月宣布,将不超过公司总股本2%的股份转让给杭州金融投资集团,缓解了当时的现金流问题。2019年11月,华策影视又引入上海双创投资中心,作为战略投资股东,但第一大股东一直未变。

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德良认为,转让上市公司部分股权,民营影视公司还是掌握最大话语权;让国资、国企成为控股方,可以解决公司亏损的大包袱,两种方式各有利弊。

无论何种方式,影视公司对于国资入股的需求越来越大,国资对于影视公司的标准也更为严格。从2017年到2019年的财报来看,在国资进入之后,除了慈文传媒、华策影视、鹿港文化(601599)(601599,股吧)等少数几家文化公司扭转了局面,大多数影视公司的项目数量并没有上升,恰恰相反,更多的是呈项目减少态势,同时也未能让影视公司止于亏损。

“国资大多都是在影视公司陷入财务危机时选择入股,为其解决燃眉之急,但对于长期发展能不能起到作用,还是要看影视公司本身。”刘德良表示。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